欢迎光临中国职业经理人心理(培训)学院网站!| 西南分院
首 页 心理学院 心理资讯 专家推荐 心理咨询 视频专区 心理社区  
当前位置: > 心理资讯 > 催眠新闻 >

学员分享——《催眠帮我找回失去的自我》

时间:2012-02-21 19:06 来源:中国职业经理人心理(培训)学院 作者: 点击:

我用了全部力气努力努力,我比哥哥姐姐都优秀,我智商达到138,我是名牌大学的研究生毕业,我开了两家公司,我累极了,却不开心不快乐,我让我的婚姻陷入困境,我从来以他人为先,我永远不会考虑自己。我却仍然无力告诉自己我值得幸福快乐的生活?

    
 

    2009年发生了许多事,让我走近心灵成长的课堂。我恢复了,又开心起来,回到了原来的轨道,并且变得积极。但许多问题并没有解决,我清楚的记得,我定下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大声的朗读,“我是...我值得.…”,我半身麻痹,右肩右臂疼痛难忍。那是潜意识给我的信号:身心严重不一致。
    是啊,我值得吗?我真的可以吗?
    我用了全部力气努力努力,我比哥哥姐姐都优秀,我智商达到138,我是名牌大学的研究生毕业,我开了两家公司,我累极了,却不开心不快乐,我让我的婚姻陷入困境,我从来以他人为先,我永远不会考虑自己。我却仍然无力告诉自己我值得幸福快乐的生活?我大声说出来都无法做到,又怎能实现?为什么?
    用简单的回溯催眠,寻找那无价值无资格的来源。我看到了三岁时我被妈妈象拎行李一样从老家拎到北京,黑暗的火车站,冰冷的雨加雪,没有人,只有一个巨大的麻袋,我抓着麻袋,跟着麻袋到了北京。惊恐而无助。这个可怕的场景让我再次陷入痛苦,那个无力的年纪,那个父母都无奈的年代。
    更多的潜意识对话,让我找回了更多幼年的记忆:没有人陪伴的,孤单的,甚至被人厌弃的。也许我本来就是个不该出现的生命吧。既然没有人要我,甚至父母也不在乎我,我又何必存在?
    所有记忆中最吸引我的是一段目光,满满的全是爱,穿过我的身体,温暖,坚定而慈悲,我迷恋那目光。那是谁?
    带着这些被挖开的记忆,我象一具被开了膛的人体,陈列着,还流着血,呻吟着,可怜而残忍。我必须疗愈我自己。我该怎样做?
   
    我幸运,我遇到了郭志。我请求他的帮助,帮助我回溯历史,重塑那份记忆。
    那一夜改变了我的一生。
    郭志在进行催眠治疗前非常强调案主的意愿,要多次反复强调和确认,才会去建立正式的关系。这其中的道理是我后来也学习了催眠后才领悟的。
    每个人都有疗愈自己的能力,但人的潜意识是自我保护的。如果案主意愿不强,甚至以玩玩的心态,那你能否启动自己内在的资源?当你在催眠过程中,需要再次作出决定时,你是否准备好了?意愿是疗愈的动力系统,决定了催眠治疗的效果。
    郭志在催眠时的声音于平时有些不同,更加低沉,舒缓,象是画外音,不是在身边发出,而是来自很远的地方。
    声音的质感对被催眠者来说挺重要的,特别是进入较为遥远或不熟悉的领域,声音的亲和感会帮助案主更好地启动资源。在尝试过许多催眠师后,我喜欢的风格是慢节奏,清晰,有磁性的声音,语言要清楚没有歧义,不拖泥带水,指令明确。
    进入非常快速,几个深呼吸放松,我就跟随着指令飘浮在时间线上,我又来到了火车站,从高处看着,然后继续向前寻找。
    催眠很神奇的地方是让案主与事件分离,保持抽离状态,因此不会陷入强烈的情绪体验,不会再次受伤。用廖阅鹏的催眠理论就是保持觉知。很多时候,觉知本身就具有治疗的效果:以今天觉知的力量解决过去的创伤。
    在时间线上漂浮,我看到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场景,我看到一些面孔不曾记得,我感到一个温暖的怀抱和无限的爱,我也体验了一些纠结与挣扎,我闻到了草与水的味道,甚至一些从未被人提起的事件…
    这个过程很长,充满好奇,都是我丢失的记忆。幸好有催眠师的声音在不断的提醒:注意你的呼吸,飘起来,深呼吸,深呼吸…否则,我一定会冲下去,陷入事件。
    呼吸,呼吸,每当我们注意到呼吸时,我们立即回到了觉知状态,让潜意识具有工作能力,呵呵,而不是被情绪或事件掌控。催眠师的引导这时非常重要,必须敏锐观察案主的状态,包括细微的表情,肢体的动作,呼吸的节奏与深浅…
    返程要比去程快,出游是这样,在催眠治疗里也是一样。而催眠师选择介入的时机非重要。没有介入,可能是最理想的的催眠境界,相信每一个人都有疗愈自己的能力,越少的干预则越能带来案主自身的成长。
    另外一种情况,介入又是必须的,案主自己的无价值感或无资格感会让它退缩,甚至放弃;这时,引导者的一点点助力,就可以调动案主的潜力。我当时就是这种情况。
    后来在更多的催眠课程与练习中,我的力量越来越强,自我疗愈的能力也越来越硬,只要觉知到就可以实现。
    引导者的功力差别可能就在于此吧,清楚地知道是否需要介入?知道介入的时机?知道介入的深浅,知道如何带入正面能量。很重要。
 
    现在回想起来,在整个过程中,郭志对过程的介入只有1、2地方。每次只有一两句话。最重要的介入是在:火车站,惊恐而无助。一个外来的声音:“一个三岁的小女孩,就已经知道心疼妈妈,自己能照顾好自己,难道不值得尊重和欣赏吗?”。忽然间,原来充满惊恐无助的小女孩,变得了知人体贴,有能力照顾自己的人;变成了一个懂得爱自己,爱母亲,有自尊与力量的人。......
 
    很快地飘浮回到当下,睁开眼睛,竟已是零晨一点多,从何时开始,我记得不准确,大概是10点,11点间。两三个小时的时间,我再一次长大,再一次经历人生。一切都改变了,从那一刻起,我值得尊重值得爱。
 
    后来陪同的人告诉我,在我接受催眠的过程中,还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。外面雷雨交加,我完全没有感觉;记得引导时告诉我,只能听到引导者的声音,有雷声吗?好象与我无关。我们都知道催眠的过程很忌讳案主被打扰,包括被触碰,被异样的声音干扰,被其他气味或光线干扰。所以,催眠的过程要找安静,不被干扰的空间。如何能避免老天爷的干扰?发生在我身上,我却完全不知。
 
    第二天,继续上课,许多要好同学惊讶于我迅速的变化。坦率讲,我第二天还不知道我的变化是什么。他们告诉我,我的眼神是不要飘来飘去,能够定下来。还有人告诉我,我的表情不再僵硬而警惕;……是吗?
    随后的若干天后,我终于察觉到我的变化是什么了:我看得到别人的眼神了,我敢看别人的眼睛了,我能收到别人眼中的关切与连接了。真好。原来我一直躲避着他人,拒绝着自己拒绝着他人,拒绝着爱。
    二个星期后,我认真的打量自己,剪了头发,换了发型。决定从那一刻起,要学会爱自己,学会爱与被爱。
 
    这就是催眠治疗,如果有人曾我一样有着一些伤疼的记忆,那么尝试一下,也许改变从那一刻起;
    同时,我也感受到这门学问的不易:生命本身值得敬畏,治疗师不是上帝。治疗师是你内在资源的起动者,是生命的伴侣并见证者。

(责任编辑:竺熙)
合作伙伴:广州市知见行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
联系我们:TEL:020-87561192 38399105 FAX No.:020-38399101
Addr.: 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兴民路162号利雅湾C座1601-1602室 P.c:510623
  粤ICP备05145627号-2

粤公网安备 44011402000033号


QQ在线客户服务
QQ:1335717477
QQ:13104538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