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中国职业经理人心理(培训)学院网站!| 西南分院
首 页 心理学院 心理资讯 专家推荐 心理咨询 视频专区 心理社区  
当前位置: > 心理资讯 > 家庭治疗 >

参加家庭系统排列课程有感

时间:2011-09-13 19:15 来源:中国职业经理人心理(培训)学院 作者: 点击:

一、信赖身体的感觉两性关系中我怎么了? 第一次上家排课程的时候(一年半以前),完全没有概念。老师也不讲解,她说这种工作方式是不需要太多语言的,只要信赖身体的感觉就好。说实话,信赖身体的感觉对我来说都是新鲜词,一片茫然。 老师说先玩个游戏,模拟
 
一、信赖身体的感觉——两性关系中我怎么了?
    第一次上家排课程的时候(一年半以前),完全没有概念。老师也不讲解,她说这种工作方式是不需要太多语言的,只要信赖身体的感觉就好。说实话,“信赖身体的感觉”对我来说都是新鲜词,一片茫然。
    老师说先玩个游戏,模拟我们处在非常远古的一个原始部落里。女人站成一圈,对望。然后,圈子里再加入男人(十几个同学里有五六个男人)。
    老师挨个的采访女人,要求只说身体的感觉。有人觉得只有女人时感觉很放松,有男人加入身体就紧张了。我就是反过来的,哈。我没想过每个人的感受会如此不同。老师点评说,某种程度上身体的感觉体现了你对两性关系的日常态度。是啊,我一向更愿意跟异性打交道,但没想过会从身体上表现出来。
    老师让女人都闭上眼睛,专注的体验身体的感受,什么都不要想。让男人也闭上眼睛去选择一个女人,站在她后背。我好奇得恨不得自己身上能长出摄像头来,我没法确定自己身后是否有男人——我期待,又怕自己自多,还想猜到是谁,思维纠结的很!无奈之下只能“信赖身体的感觉”了。这时候才知道身体真是有智慧的,虽然大家都赤脚踩在地毯上几乎是静音的,但身体能感觉到周围的能量场的细微波动。明显的身体感觉到附近有热量增加,男人肯定是有,不知道是站我身后还是旁边?
    睁开眼睛之后看到的场景很有意思:我们这半圈女生后面都站了男生,而对面那圈则是空白。又是一圈采访后,原来那半圈女生平时对异性的态度有点纠结和排斥,而男生们都居然感觉到了(有男生说,他走到某女生后面,感觉到一股推力,只好换位置;另一男生说,他走到这半圈觉得温暖,那半圈让他觉得有些寒)!
    如果不是通过老师对男生的采访,我从来不知道完全不认识的异性,无需言语甚至视觉的“看”,而只是通过身体和身体的“沟通”,就能感觉到欢迎和排斥。我忍不住开小差的想到我的一些剩女朋友,难怪说“关闭心扉,缘分难来”啊!要命的是,她们自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,其实身体早散发给异性排斥的信号,阻挡了异性靠近的脚步。
    接下来老师要求背后有男生的女生,转过来对望,并陈述感觉。我一向都很敢直视异性,可以看到别人心里发毛去,所以我没啥感觉。没想到,我背后的男人说,他曾经想逃避,最后决定定下来(汗,我可没察觉。我一门心思去坚持自己的眼神了。)老师笑着注解:他是游牧民族出身,所以非常不适应被固定下来。
    随着情节进一步发展,别的部落来攻击我们、抢粮食、男人们去打仗、女人们去战场探伤……过程中我们都只做不说,做任何让自己舒适的选择:例如男人在打仗中可以选择“牺牲”或“受伤”或“返回”,女人们选择留守或上战场等。有女生感觉特别想上战场,老师说这是在现实生活中想去承担男性角色造成的错位。
    我比较奇怪自己的反应:当得知伤亡惨重时,所有女人都很积极的要去前线探望,尤其是关心站在背后的男人的“死活”,而我很犹豫,出于从众心理才勉强跟了过去,看到游牧哥(俺背后的男人)受伤被几个女生照顾的挺好,又觉得没我啥事一边凉快去了。说不清楚自己的心理感受,就是做或不做都不舒服。
    游戏结束后中场休息,大家开始沟通刚才的感受。因为这个游戏非常虚拟,中间不停有迟到的人加入,所以大家也比较放松,不会担心它直接触及到自己的内心深处(确实很多人是又想放开心灵,又放不开的)。而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比较能放开心去感受的,没想到游牧哥反馈给我好多信息,我才知道我身体泄露了很多信号给别人,而自己从来没有感知。游牧哥属于身体灵敏度很好的人(很后来才知道就是所谓的“腹区”感受的),所以他说出一些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细节:比如我去探伤时候的心态,他选择站我背后所感觉到的能量场等。
    原来这就是游戏的目的:我开始了解“信赖身体的感觉”是怎么回事。
    1、以前我跟大部分人一样,都以头脑思维作为行为准则,从未关注身体感受,而这两者相违背的时候我并不觉知。长此以往,容易造成“身心分离”,累积下心理和生理的压力甚至疾病
    2、能够对身体保持觉知后,要信赖它并以它作为行动的指南和向导(运用身体的智慧),是很难做到的一步。尤其是在坚信逻辑、头脑的社会中,要抛弃旧的模式,去学着听从“身体的语言”,太需要勇气。
    3、OK,即使我决定尝试“信赖身体的感觉”,那么何种感觉是真实的呢?我如何判断它是自然反应,还是受了我思维左右的反应?
    幸好,接下来的练习就是一个我无法掌控、也无法预测何种反应的效果的,我只能听从身体的感觉而行。
二、回到母亲子宫的感觉——在跟母亲的关系中我怎么了?
    老师要求一对一,各自挑选不熟悉的同学做“跟母亲联结”的练习。
    跟我配对的女生我不认识,我要求先尝试代表她的母亲,她则是子宫中的婴儿。双方相隔两米,都闭上眼睛找感觉,不说话只移动,信赖身体的感觉,怎样舒服就怎样做——睁眼或闭眼、前进或后退、想坐想跪想躺悉听尊便。
    因为是陌生人,这个练习是我无法预测和掌控的,所以我只要想着我代表了她母亲,然后让自己的身体自动的去感应她身体发来的信号。我专心听从身体的指令,觉得怎样不难受就怎样做:甚至在她向我靠近的时候,我因为难受而后退到墙角。(这时候心里是很纠结的,因为总觉得为人母是慈爱的,不应该后退;但身体的感觉是真实的,老师强调尊重它就是尊重对方跟母亲的真实关系,母亲代表不适合人为的去加入自己的理解)。
    不知过了多久,我终于可以不再后退,而愿意主动前进。又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和她终于有了身体接触。因为我没法预计她和她母亲的关系,我虽然代表了她母亲的身体感觉,但同时我很清醒的观察着自己的思维,包括思维上的困惑:照着常规的生活知识或者看电影的经验,这时候应该抱头痛哭,起码是温存一下才对。可是,很怪异的,接触一下又放开,并非不好意思或者情绪没酝酿好,而就是觉得不舒服。
   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们换来换去,终于找到一个双方都合适的姿势抱在一起,情绪不需要酝酿就突然爆发了。那一刻,我感觉到强烈的母爱(我心里很明白,那种感受不同于现实生活中我对自己女儿的爱),应该是她母亲对她的那种爱和疼惜。
平静下来后,我们换位练习,她来代表我的母亲。我和母亲的靠近很自然、身体接触也很快,试了一两种姿势,她从我后背抱住我(我确实是喜欢这种姿势的,当时我还怀疑如果不用语言表达,对方能很快找到让我舒适的姿势吗?真是小看了身体自身的沟通智慧)。我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(丧母五年的悲痛),好好的发泄了一把,哭的真是稀里哗啦啊。
    休息之中,我俩交流了感受。我把代表她母亲时候,我身体和思维产生的冲突说了,她猛的点头说:“是的。当我靠近你的时候你后退排斥,因为当年我妈并不想要我。而我在代表你母亲的时候,能感觉到怀上你,她很开心没有犹豫,但是她后来很不放心你,拥抱之后很想把你推出去独自面对你的生活。”
    后面听各位同学发言,才知道在场的练习并非我们所想的那样千篇一律的电影版“母爱篇”,而是各自感受都大相径庭。
经过老师的解释,我才明白原来不少妈妈都是想过堕胎,所以婴儿一走近妈妈,妈妈就后退,然后婴儿会感觉受排斥很伤心,不愿意再走近(也是很后来我才懂得,为什么有人流产会造成习惯性流产,因为婴儿会觉得这个子宫是没有安全感的)。而出生后,婴儿这种自己不受欢迎的身体记忆可能会一直存留,哪怕婴儿的脑海里并没有记忆。这种隔阂甚至会一直影响到成人以后跟母亲的相处,无法亲近。而有些婴儿是难产,母亲经历了很大的痛苦,代表也就比较难受。也就是说,这种能量是能够传递到代表身上去让她切身感知的,并非凭空而来。
    这个练习让我体会到几点:
  •     身体是有记忆的(就像古语说的“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”,哪怕思维上很明白那只是草绳,但身体看到草绳就会自动紧张)。记忆有负面的、也有正面的,我们要做很多功课,才能慢慢清除那些身体的负面记忆,以免莫名其妙的受它控制而不自知。当然,能意识到这一点,首先是要重视“身体的感觉”。
  •     我和母亲的联结是很深的,但是我总有深深的无力感,我也很想找到源头。
  •     老师说了一个规律:跟母亲联结深的人,会在金钱和人际关系上都很不错;跟父亲联结深的人,会在事业上发展的好
  •     所以,我自认为我就是个典型:跟母亲联结深,跟父亲联结不上,于是不缺钱但事业总是看不到方向和希望。每个人都是父母给予的,不认可父母就是否认自己,自然没有力量。
  •     通过成功的“家庭系统排列”的工作方式,就是加强跟父母的联结,从而让爱能够流动起来,于是案主就会得到力量,生活中各个方面(不管事业、爱情、亲子关系或长辈关系)都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改变。
三、个案——家庭系统排列是怎样工作?
    到了这个时候,我才明白为啥老师不讲解——因为这是一门身体感觉的智慧和学问,再多的讲解也只是通过大脑理解,只有经历才是真实有效的。
    老师介绍了“家庭”、“系统”两个概念。“家庭”可以理解为家族,每个人都有父母,父母再往上又有父母,由此画出一株庞大的家族树来。而各种特殊情况被卷入家族树的人都应被包含,比如兄弟姐妹(包括堕胎未出生或早夭的)、有过几次婚姻的长辈配偶(如古代的姨太们)、因杀害或被杀害的族外人等等。
    “系统”可以理解为有特定关系和顺序的团体,不仅包括家庭,还有民族、公司等。两个概念综合起来,有两个关键点要理解:
    1、每个人都要在其系统中找到归属感,系统才会顺畅运行。例如,家族中任何一个人被遗忘(哪怕是堕胎而不被后辈知道的婴儿),它就失去了归属感。而后辈的人出于对家族的爱,会以某种“不幸的命运”来重现或者提示被遗忘的那个人。所以,家族中就会出现一些自杀、自闭症或者七七八八的事情。
    2、系统中是有上下先后顺序的,比如现有父母再有子女,而只有这种次序得以保障,爱才能够流动。也就是要摆正自己在系统中的位置。不少人就是站错位,把自己当成高于父母的人去“指导”父母,才会导致很多矛盾。还包括1中所说,如果案主能够意识到自己是没摆正位置,越位去“重现”被遗忘的那个人的生活,而非在过自己的生活,当顺序归位,爱就流动了。
    十分钟理论说完,老师问谁准备好了,可以上去做个案(解决问题)。几个同学上去之后,都忍不住激动了,可能本来用大脑计划好的问题开始跑题,反而更暴露内心真正的问题。也有人上去之后,聊了几分钟,觉得没准备好又下来了。
    老师跟个案聊几分钟后,就会请个案自己从同学中挑选代表自己和相关亲人,并随着排列的深入不停的加入代表。整个排列的过程就像之前的练习一样,只是更慎重和敬重,代表们都不说话,只是跟着身体感觉走。越是想帮助案主,就越要信任身体的感觉去尽职尽责的做代表,而不对事情妄加判断,只是让案主的家庭能量通过代表的现场排列展现出来。可以这样形容:代表只要把自己当成木偶,那根线就是案主家族无形的能量场,推动你做啥你就做啥,一切自有排列来展现和解决问题。
    我在场下看了一天半的“戏”,因为一直没人让我做代表,我就看场上的人似乎都非常有演员的天分,一时哭一时笑比好莱坞还好莱坞。这个怎么说呢,没有亲身经历,我只有怀疑和疑惑。我在想,如果我上去了,会好意思做出各种像演戏一样的举动吗?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我决定上去做个案了(我怕人人都要抢着做时间不够)。其实我说不出自己具体的问题来,因为我很有快乐的天赋,但同时又有无故悲伤的能耐。生活目前很顺,不能无理取闹;但无力感经常纠缠着我,对于原生家庭我很担忧,我说着说着开始激动。老师说让我深呼吸、平复情绪、然后挑人做代表。
    我的原生家庭也是很有些问题的,我的家族排列进展的挺沉重。甚至在老师试图让我跟父亲联结的时候,说一些正面的话,我也说不出来。我只想表达一些很负面的话,比如“我恨你”之类的。有很多很多的结堵在那里,我不想陈述整个排列的过程,因为至今来说对我还是很沉重,我跟父亲仍然没有完全联结上。
    但是,我还是觉得收获很大。我第一次从另一个角度“看到”并理解了父亲生活中各种很“极品”的做法,居然也是出于对我的爱。他的家族给他传下来一些非常沉重的负担,他不想再给到我,所以他冷漠疏离,其实是一种保护。
    我挑选的父亲代表是个大个壮汉,但事后告诉我他累的不行了,他说从来没有当过这么累的代表——可见,我爸确实承担的很痛苦。我妈的代表后半场一直躺在地上痛肚子,直到结束才解放了——她不知道但我知道,我妈是输软管癌症晚期熬了三年过世的。我深深的感谢我的同学们,我那刻才知道代表很辛苦,他们一点都不好莱坞。
    做完个案之后,我的脑袋不由自主的罢工了。我处于一种恍惚状态中,感觉有些东西在变化,但是又实在动不了脑筋去分析(这感受对我来说绝无仅有,平时我总是不停在想事的)。老师说,大家不要打扰案主,做家排的能量流动很剧烈,要让案主静一下可以更顺畅。
    我做个案的时候,我家也发生了一些事情。我1岁半的女儿,本来已经学会走路好几个月了,但我当天下午2点(差不多我做个案的时间)突然左腿不能下地走路,阿姨反复捏了几个回合她也没表示疼(当时还不会说话,但是没做出疼得表情),要求她下地她就好像腿很疼一样缩起来。阿姨很着急打我电话,我手机静音,7点才看到。回电之后我很纠结,当时我正在跟同学晚饭聚餐喝酒聊的正欢,非常不想回家,出于做母亲的责任感又觉得应该及时赶回去把她送医院检查。有经常参加家排课程的同学,经验丰富的说异常现象是家排后能量流动的正常反应,让我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做决定。我内心的声音就是:继续吃饭喝酒。居然,8点时候阿姨来电话说我女儿又奇怪的恢复正常了!
    后来问过老师,她说家排的效果是很长远的,能量的流动是很缓慢的,但因为小孩灵性强所以可能会感受的更快一些。一次家排不一定就能把所有的结解开,不用着急也不用紧张,慢慢的去跟父母联结,也会对孩子有很大的帮助,因为整个家族的爱能够由我承接又传递给女儿。
四、做代表的收获——人生原来很有多未曾接触的东西
    也是我做完个案之后,可能多少清走了一些负面能量,接下来经常的被人挑选做代表上场。
    这是一种很神奇的经历,我在场上心智清明,可以察觉到身体的感受,也很明白自己的心理感受,同时还知道自己的有些行为非常不符合自己的习惯——有些动作、表情是我从来没有过的。就想老师形容的,把自己当成一根中空的竹管,让能量经过。甚至有一次感觉到深深的恐惧,很清明的恐惧,我知道那不是自己的,而是代表的人物所经历的恐惧,必须无法克制的持续尖叫才能舒缓——在很激烈的能量经过我身体的时候,我根本无法抵抗它,只能用动作和行为来把它呈现出现。
    而且作为代表,帮助呈现了别人家族中的各种故事,经历了自己的人生里接触不到的感受,这种眼界的开阔很自然的打开了以前狭隘的视野。很多东西无法言述,就像很多人第一次用手指触摸IPHONE,只能告诉你那是以前没有经历过的神奇。
    后来又去上过两次家排课程,被越来越多次的选作代表(有时候做代表还真耗体力,都宁愿做观众了)。看来“信赖身体的感觉”我已经有所进步,于是也得到更多陌生同学的信赖。尤其是第二次课程,在场有几个年轻的同学都正面临生命的危机(很严重的疾病或绝症),有个个案排列到一半进行不下去了。第二天重新开始后,让同学们自愿上台(我没有举手,因为是个很大的个案,我更想专心旁观),没想到后半场几乎所有同学都被迫上场,包括我。因为能她的家族情况非常复杂和纠结,能量巨大,在场下的人自发的收到能量感应,只得上台做代表。
    还有两次,看到案主提出的企业问题是如何被排列的。企业也是一个系统,而排列呈现出来的问题在案主那里得到一一证实。
    细看海宁格(家排的创始人)的书,非常值得读很多遍。开始还用笔画做笔记,后来发现每次读都有新收获,每句话都是很深的哲学,再也不敢下笔妄言。
    我上过的身心灵成长课程并不多,但家排给了我解放身体的机会,和心灵很深的约会。从那以后,我经常提醒自己去觉知身体的紧张程度,放松自己,并且让身体和心灵多一些沟通的机会——这也是我总给身边的职场朋友推荐家排的原因——因为职场上太习惯了用脑、根本停不来直到压抑、躁狂甚至抑郁。我们太需要一个方式让大脑放松,让身体的智慧来主管,反而能更大限度发挥自己的潜能。


(责任编辑:竺熙)
合作伙伴:广州市知见行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
联系我们:TEL:020-87561192 38399105 FAX No.:020-38399101
Addr.: 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兴民路162号利雅湾C座1601-1602室 P.c:510623
  粤ICP备05145627号-2

粤公网安备 44011402000033号


QQ在线客户服务
QQ:1335717477
QQ:1310453801